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张成 >

许昕的成长经历

归档日期:09-22       文本归类:张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就读院校:上海交通大学2009级管理学院国际金融专业本科在读(上海交大体育系特招) 左手比右手投掷得远

  1990年,许昕出生于江苏徐州一个干部家庭。和姚彦一样,许昕也是在5岁那年从幼儿园被挑走的,他在一所乒乓球特色学校打了两个月乒乓,上小学后一边读书一边打球。

  如今许昕是个左手将,说起他左手打球,还有些好玩的故事——许昕从小就是个左撇子,吃饭左手拿勺,被奶奶扳了过来,写字也是用右手。开始打乒乓球之后,老师对他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他左手投掷比右手远,踢球也习惯用左脚,就让他左手拿拍子。

  一年级到四年级,许昕的学习成绩还不错,每周只有礼拜天下午是休息时间,绝大部分业余时间都用来打乒乓,一直打到了江苏省同年龄段的第一!

  四年级的许昕,进入了南京体育学院的乒乓球自费班,这意味着10岁的许昕就要离开徐州的家。许妈妈罗永红回忆道:“每个礼拜我和他爸爸都会去看他,要坐4个半小时的火车。南京的冬天很冷,许昕自己刷碗,很能吃苦。”

  在自费班里,许昕一直是前两名,不到一年就进入江苏省体校,他在省体校从2000年9月待到2002年2月。2001年,汤志贤担任江苏省二线队的主教练,这位经验丰富的教练曾经在1994年到1999年带过后来的奥运冠军陈玘。至今汤指导还对初次看到许昕的那一幕记忆犹新:“许昕正在打球,他连续两次摆短,都摆得很漂亮!” 在没有空调的赛场成绩特别好

  2001年12月,汤志贤来到上海工作,只有两个孩子的家长同意让孩子跟着汤志贤来上海,这两个孩子就是许昕和胡冰涛。许妈妈说:“家里同意许昕来上海,主要是觉得上海的平台对孩子发展好,许昕的爸爸也专门到曹燕华乒乓球学校考察过。”

  2002年2月24日,许昕来到上海,他的户口也转到了上海,父母刚开始每两个礼拜来上海看他一次,后来三个礼拜来一次,火车单程要行驶7个小时。

  在上海,许昕吃了不少苦。汤志贤回忆说:“2002年到2004年,训练房里都没有空调,屋子里的气温40多度……吃苦也能锻炼人,许昕在没有空调的赛场成绩特别好。每个世界冠军都需要长时间的训练,邓亚萍、王励勤都是‘加班’练球练出来的冠军,当时许昕虽然年纪小,但他已经决心要打出来。”

  谈起许昕的天赋,汤指导滔滔不绝:“当教练最重要的是选材,带天赋高的孩子很轻松。许昕的手上感觉好,脑子也好,自己有想法,他不像其他大多数孩子那样在‘流水线’上练习定点击球,他的训练很有个性。2002年全国业余体校南方赛区的比赛规定用正胶,许昕用的是反胶直板,于是只好赛前半个月改练正胶,比赛他打得很好,他非常聪明。”

  曹燕华乒乓球学校的老师形容许昕:“练球比较懒,一个步伐能跨半步坚决不跨一步。”对此汤指导为爱徒辩护道:“他有时候是有点偷懒,手感好的选手往往都是如此,如果判断非常准确,就不需要无谓的跑动,有时他会说‘我算到了,但没有跑到’。”

  其实,许昕早就入了国家队的“法眼”。2003年,国家队到东方绿舟训练,有位国家队教练就说:“这个小孩两年后应该能进国家队。”2004年国家队集训的时候,又有国家队教练告诉汤志贤:“许昕是块世界冠军的料子,一定要让他健康成长。” 跟他打球总感觉别扭

  2004年2月,许昕入选国家二队,10月升入一队,拿到了U17全国男单冠军。许昕在国家队的教练是他的江苏老乡秦志戬,有趣的是,秦志戬是左手直板,许昕也是左手直板,正好一对师徒。每个星期给徐州的家里打一次电话,许昕经常在电话里向爸妈讲起秦志戬:“秦指导对我挺好的,关心我,我们俩的打法也一样。”

  秦志戬虽然当着许昕的面说“这孩子得时刻盯着”,认为他有点懒散,但私下里对许昕的评价还是很高:“他是左手直板两面反胶,技术上比较有特点,很多选手在跟他打球时总感觉别扭,所以他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在技术上结合了王皓和马琳的优点。”

  汤指导说:“小时候许昕的条件并不怎么突出,肌肉很松,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很松垮,其实他脑子里不松,在这方面的气质的确有点像瓦尔德内尔。他经常给对手这样一种感觉:看他不起眼,打他很难受。乒乓球是技战术、心理、意志、体力的较量,许昕打球有脑子,技术很实用。”

  在直通萨格勒布第一阶段,许昕曾经战胜过上海大师兄王励勤,这次世乒赛他将和郭焱配对参加混双,成为队里最小的球员。对此许昕说:“我知道现在成为下一个王励勤有难度,但这却是我的目标,我有信心在未来成为中国队的主力,目前是前两名!”出征萨格勒布的时候,许昕心态很好,许妈妈说他“不紧张、也没有沾沾自喜”。

  这次世乒赛初体验,对于许昕来说只是个锻炼机会,汤指导说:“许昕那么年轻就能打国际比赛,我也觉得很惊奇。他将来有机会成为世界冠军,这次世乒赛主要是锻炼一下,他是通过选拔公平竞争参赛,同时国家队也很重视对他的培养。” 最担心的是“后路”

  如今,汤志贤教练在上海浦东的上南三村小学带乒乓球队,队里上海和外地的孩子各占一半,汤志贤说:“上海的家长比较偏重学习,要坚持让孩子打乒乓球很难。上海小孩练乒乓球,家长的决心没有外地的家长那么大。”

  汤指导当初带过来的两名学生都出息了,除了17岁就参加世乒赛的许昕,另一名学生胡冰涛也已经进入国家队。在进入国家队之前,许昕和胡冰涛都是曹燕华乒乓球学校的小明星。

  实际上,曹燕华乒乓球学校土生土长的上海队员只有20%,这其实折射出上海乒坛后继乏人,虽然给予了教练种种优厚待遇(比如培养出上海本土选手奖金加倍等),但上海本地的苗子还是不多,曹乒校每遇到一个好苗子,就尽量以签约的方式将他们留在上海。

  其实许昕12岁来上海的时候,他的父母也担心他会打不出来,毕竟“拿过少年儿童全国冠军的孩子,最后没打出来的多得是”,父母当时为许昕想好的后路是:“来上海之后,我们也很顺其自然,教练们都说许昕是打球的料,上海的林子小,他总是要向上走的,就算是打不出来,十八九岁还可以在上海读大学。”

本文链接:http://makanshahr.com/zhangcheng/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