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张东阳 >

辽宁省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受贿案剖析(图)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张东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4年1月16日,沈阳市某地,一个会议刚刚结束。正要离开会场的时任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被请到了会场旁边的会议室。

  看着会议室里的辽宁省纪委办案人员,尽管张东阳早就意识到这一天的到来不可避免,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他语无伦次,情绪激动。

  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这位昔日打黑英雄身上的光环被层层剥落。人们发现,辉煌成了掩饰,荣誉失去光彩,曾经响当当的“英雄”,如今已成为腐败分子。

  “我总想,张东阳啊,你是怎么了!”身陷囹圄的张东阳常常以泪洗面,回忆起昔日荣光,想起所作所为,他后悔不迭。

  2015年1月19日,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张东阳在担任辽中县委书记和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款物合计人民币986.96万元、美元6万元,构成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有在纪检监察机关、检察院任职的经历,也担任过县委书记,45岁已是人人羡慕的正厅级干部;

  获得过辽宁省劳模、省廉政标兵、省执法标兵等荣誉称号,曾参与破获“刘涌黑帮”案,荣获一等功,名噪一时;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张东阳从“打黑英雄”堕落为阶下囚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他疏于自律,既管不好自己,也纵容了身边人。

  在亲戚当中,张东阳以“能办事”著称。不管他当多大官,始终关心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对亲戚十分“照顾”。亲戚来找他办事,不管该不该办,都办;不管是否违反原则,都帮。他在亲戚中威望极高,亲戚们也认为当大官的他无所不能。

  正是张东阳在亲人面前丧失原则,一味放纵,使得他的妻子、姐姐、表弟等亲属在他一系列的受贿过程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其中,尤以他的表弟史某,“坑哥”最深。

  史某是个生意人,平时尤其注意和张东阳搞好关系,经常打着张东阳的旗号办事。他意识到,做生意有表哥这么大的官“关照”,无往不利。

  2011年,满融经济开发区按照规划对区内地块进行征收拆迁,史某的产业共占地158亩,都在动迁范围内。这让史某“心花怒放”,他知道,苦苦等待的发财的机会到了!

  为了多捞补偿款,史某不顾和平区政府下发的禁令,恶意抢建房屋,并且“及时”找到表哥—时任沈阳市辽中县委书记的张东阳“疏通”。

  经过一番“运作”,2012年4月以后,史某终于如愿以偿,陆续获得征收补偿款1.09亿余元。

  2012年5月的一个晚上,史某准备了200万元人民币,用4个纸箱装好,送到了张东阳位于辽中县的家中。

  “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扭曲,为党和国家所做所想的少了,为亲友谋利想的多了,热衷于吃请,沟通感情、拉关系。”案发后,张东阳的忏悔姗姗来迟。

  张东阳平时呼朋引伴,和老板们勾肩搭背,兄弟相称。可事实上,他和老板们的所谓“义气”,不过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基础上。他违反原则、践踏法纪、机关算尽,最后反误了自己和家人。

  老板们非常喜欢张东阳“讲义气”的性格,和他相处非常融洽。然而,老板们也清楚,融洽的外表下,张东阳极其“小心”,要想真正走进他的“圈子”,绝非易事。

  张东阳案的另外两名主要行贿者,老板李某和付某,都是张东阳的“哥们儿”。张东阳的谨慎,从他与李某和付某的交往中,就可见一斑。

  付某和张东阳2006年结识,一直到2013年才得以“深交”,张东阳“笑纳”了他行贿的300万元。

  李某和张东阳相识更早,两人1996年便认识,2005年张东阳帮他“承揽”了一个工程,此后张东阳对他多有关照,可李某一直找不到“报答”的机会。一直到2007年,才“逮住”机会,为张东阳买别墅交了50万元订金。

  知情人透露,他为人非常“谦卑”,见到领导时,握手时从来都是伸出两只手,把对方“抬得”很高;有什么事找到他,也绝不含糊,“不忽悠人”。

  翻看张东阳的案卷,行贿人经常提到的就是,因为某某事去找张东阳帮忙,“张东阳答应了”、“他说尽量办”、“他同意了”……

  亲戚史某侵吞国家征地补偿款,请他“帮忙”,他二话不说;老板李某拜托他承揽工程,他“马上就办”;老板付某请他“关照”,他说到做到;部下送钱想升官,他慨然应允。

  当然,张东阳帮亲戚朋友的这些“忙”,从来不是白帮的。他把权力变现为利益,“狮子大开口”,疯狂受贿,短时间内积累了千万元财富。既帮了“亲戚朋友”的忙、声名在外,又获益颇丰,何乐而不为?

  2013年10月,满融经济开发区多名干部,包括具体操作史某拆迁补偿的马英奎等人先后被查,并有传言称史某也在被调查,张东阳隐约感觉到“风暴”将至。

  2013年11月,他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乃至于因公前往澳大利亚出差前,他与妻子刘某约定,如果史某被查,刘某就在电话中用“大姐生病了”的暗号告诉他,这样即使有人监听也发现不了。

  在澳大利亚,张东阳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还是来了。在一次通话中,妻子称“大姐生病了”。张东阳顿时如“五雷轰顶”。

  当他惴惴不安回到国内,刘某到机场迎接时,张东阳“特别高兴”,他对妻子说:“特别害怕是纪委的人在机场等我。”出了机场后,夫妻两人在一家旅店里抱头痛哭。

  “我常常发呆,想得最多的是,面对法律制裁,我是罪有应得,组织多年培养教育,我为什么不好好珍惜?”案发后,张东阳回忆往事,常以泪洗面,他称“越反思,自己越无地自容,悔恨终身”。

本文链接:http://makanshahr.com/zhangdongyang/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