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张东阳 >

原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张东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张东阳,男,法学硕士。1983年从沈阳市警察学校刑侦专业毕业后,即开始了其18年的警界生涯。

  2015年1月19日,张东阳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989-1991年沈阳市东陵区公安分局刑警一队侦察员;(1988-1991年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法律专业在职大专学习)

  1998-2001年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1996-1999年辽宁大学科社与国际共运专业攻读硕士学位,获法学硕士学位)

  2010-2010年辽宁省辽中县委书记,沈阳保税物流园区管委会主任(兼)、党组书记;

  2010-2011年沈阳市副市级干部,辽中县委书记,沈阳保税物流园区管委会主任(兼)、党组书记;(2007-2010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职大学学习)

  2011-2013年沈阳市副市级干部,辽中县委书记,沈阳综合保税区管委会主任(兼)、党组书记。

  2014年2月2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辽宁省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涉嫌严重违纪,被辽宁省纪委立案调查。

  有消息人士指,张东阳案发,或缘于其任职辽中县委书记期间的问题。在其“落马”前,有辽中县官员被纪检部门调查,被调查者进一步“供出”了张东阳。另有人士指,张东阳案抑或涉及土地与非法集资建房等事项。

  辽宁大学商学院教授张舒,亦在近年来多次实名举报沈阳市检察院工作人员涉嫌贪腐的问题,并直斥“张东阳多次、多条违反‘检察长职责’规定,涉嫌包庇”。

  2014年7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的相关规定,经辽宁省纪委常委会决定并报辽宁省委批准,给予张东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4年8月,日前,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决定,指定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经查:2011年,张东阳应其表弟史海鹰的请托,请求时任沈阳市和平区区长、满融经济区管委会主任林强在史海鹰企业动迁补偿过程中给予关照。林强将此事安排给时任满融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马英奎办理。史海鹰在陆续获得补偿之外,更通过弄虚作假获得非法收入合计1.09亿元。为表达感谢,2012年至2013年间,史海鹰先后6次送给张东阳人民币570万元、美元5万元。

  2015年1月19日,根据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宣判,张东阳犯受贿罪,涉案总金额达1000余万元,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受贿1000余万元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半月谈记者在长达38页的判决书中发现多处张东阳交代问题时的自述,字里行间不仅反映出其疯狂敛财、走向覆灭的扭曲人生,也暴露出贪官身边行贿者的真实面目。

  张东阳收受其表弟史海鹰的贿赂,既是其受贿系列案中数额最大的一笔,也是其利用职权非法攫取国家财产最典型的一案。

  2011年沈阳市和平区满融经济区按照政府规划,对区内地块进行征地拆迁。为此,沈阳市和平区政府于2011年3月下发通告,从通告之日起,禁止任何单位及个人新建、扩建房屋。同时,满融经济区管委会也按照扩迁计划陆续发布拆迁通告。

  由于史海鹰经营的海鑫机械加工厂、福海楼酒店均坐落在满融经济区,他打起了套取巨额拆迁补偿资金的算盘。在相关通告发布后,史海鹰开始在其租用的158亩土地上恶意抢建房屋。他明知故犯的底气,正是来自时任沈阳市辽中县县委书记的表哥张东阳。

  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张东阳在吃饭时遇到了时任沈阳市和平区区长、满融经济区管委会主任林强,张东阳请他在史海鹰获得动迁补偿过程中给予关照。张东阳多年任辽中县委书记,而林强与其搭班子当过辽中县长。林强当即表示:“没问题!领导交办的事儿一定得办好。”此后林强将此事安排给时任满融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马英奎,在马英奎的帮助下,史海鹰的企业2012年前后陆续获得国家土地拆迁补偿总额为1.09亿元。经查,史海鹰除了向张东阳行贿总计570万元及5万美元,还向林强行贿200万元,向马英奎行贿130万元及4万美元。

  事情办完后我告诉史海鹰:“我跟林强已经打过招呼了,林强也挺够意思,有困难你就直接去找他吧。”不久,史海鹰和我说:“大哥,听说沈阳市政府又要竞聘了?你应该研究了,你是咱们亲戚的‘大树’,你越高我们借的光不就越大嘛!”我说:“我也正在研究争取,但是需要花不少钱。”他跟我说:“哥,我给你拿200万。”我说:“行。”2012年5、6月间的一天,史海鹰用几个大纸箱装了200万元送到我在辽中县的家中。又过了一个多月,史海鹰问我:“大哥,你那事儿运作得怎么样了?”我回答说:“情况挺好,人气挺旺,群众基础不错,但还得努力。就怕跟我竞争的人有找上边人给说话的。”史海鹰问我:“要不咱也往上边找找人,钱够不够?”我说:“行不行咱也得尽最大力量。如果你体格还行,就再给我拿两个。”史海鹰说:“你需要我就想办法,没问题。”几天后,史海鹰再次用四个大纸箱装了200万元送到我家里。

  2013年1月初我当上了沈阳市检察院的检察长,史海鹰觉得我办事的力度更大了,为了感谢我帮他继续办动迁补偿的事,也是为了以后求我办其他事,又陆续送给我几笔钱。除了他以给我媳妇买车名义送她的100万元之外,总共送给我470万元和5万美元。

  大权在握之日,开发商趋之若鹜。2013年5月,已任沈阳市检察长的张东阳,带着老婆刘某某和从美国留学回国的儿子张某某,来到沈阳某房地产公司老板付某某的公司参观,付某某在沈阳有多个楼盘正在开发。其间,张东阳让儿子张某某跟着付某某学做生意,并请付某某在张某某做生意方面给予帮助,付应允。付某某请求张东阳日后帮其解决公司经营过程中的相关事项,张东阳也满口答应。

  2013年6月,付某某以给张东阳的儿子张某某做生意为名,让其妻子程某某送给张东阳的妻子300万元现金。在张东阳授意下,此笔钱后存到张东阳姐姐张某某名下。

  张东阳将付某某的交情看成是自己人生的“机遇”,然而,令张东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便被昔日“铁哥们”弃若敝屣。

  2014年1月张东阳被辽宁省纪委“双规”。2月的一天,张东阳的姐姐张某某、妻子刘某某把付某某叫来商议对策。刘某某告诉付某某:“张东阳被‘双规’了,你以前给张东阳的300万元可能被调查。”张某某对付某某说:“要是办案人员找到你调查的时候,你就说这300万元是借给张东阳的。”付某某当场回绝。张某某又说:“我想把我家这栋楼给你,就当做张东阳把这300万元退给你了。”付某某还是没答应。张某某又提出:“要不我与你签订一份工程合同,这300万元就当做你拨付给张东阳的工程款。”付某某也没有同意,然后转身离开。

  对于张东阳,当初受贿的300万元现金瞬间变成几十年的刑期;对于行贿者来说,他们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交情”。

  张东阳案件中几笔主要构成犯罪事实的受贿,均为私企老板和个体开发商行贿。张东阳出身平民,曾有过奋斗的辉煌,其堕落轨迹发人深省,也令人惋惜。究其原因,除了其本身随着官位的上升、权力的放大,私欲膨胀,也说明体制机制存在漏洞,其中之一便是对行贿犯罪打击不力,对企业家行贿的刚性约束不足。

  近年来,查处的相关案例反映,一些企业家为了谋取利益往往将党员领导干部视为寻租对象,重金收买,导致经受不住诱惑的官员走上为行贿者卖命的不归路。在官员落马被判刑的同时,一些行贿人却因主动交代配合调查而被免于刑责、逍遥法外。这种明显失衡的规定已成贪腐案件频发的原因之一。如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朝阳市原市委书记宋勇,2011年因巨额受贿罪被判处死缓。2014年,宋勇的继任者陈铁新也被立案调查,令办案人员惊愕的是,正是对宋勇行贿的几个企业老板,几年之后又把陈铁新拉下了水。

  针对此,反腐专家建议通过立法等改革现行体制机制,重拳打击行贿者,优化干部从政环境。反腐败两手都要硬,一方面加大针对领导干部的监督检查力度;另一方面要严打行贿犯罪,彻底改变“行贿多,行贿罪少”的不良现状,形成“不敢贿”、“不能贿”、“不想贿”局面。(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本文链接:http://makanshahr.com/zhangdongyang/242.html

上一篇:张东阳 - 价值中国网

下一篇:张东阳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