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张东阳 >

揭沈阳原检察长张东阳:从“打黑英雄”到阶下囚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张东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月19日,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张东阳犯受贿罪,涉案总金额达1000余万元,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现年50岁的张东阳,有长达18年的从警经历。从基层民警、刑警大队侦查员干起,先后任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及公安分局治安管理科科长,34岁起任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

  在其担任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期间,张东阳曾“从不露声色到突然间变得十分严肃”地参与抓捕了名噪一时的“刘涌黑帮”成员及部分涉黑警员,被称为“打黑英雄”。

  从“打黑英雄”到阶下囚的巨大落差,令张东阳本人也难以接受。张东阳涉嫌受贿案于2014年年底开庭审理时,他曾在庭审现场情绪失控,痛哭不止,致法庭不得不一度宣布休庭。

  2011年,沈阳市和平区满融经济开发区使用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实施了沈阳经济区新城建设项目——浑河新城(和平曹仲土地整理),项目总金额219亿元。当年3月,和平区政府下发通知,禁止任何单位及个人新建、扩建房屋。满融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也按照拆迁计划陆续发布了通告。

  当时,沈阳商人史海鹰在开发区内经营了一家机械加工厂、物流公司和酒店。这些产业共占地158亩,且都在动迁范围内。史海鹰“想多得补偿款”,于是找到他的表哥、时任沈阳市辽中县委书记的张东阳“帮忙”。

  虽然是亲戚关系,但史海鹰在请求张东阳“帮忙”时反复暗示,事成之后定有回报。于是,张东阳找到了曾经在辽中县与其搭班子、时任和平区区长的林强,把史海鹰的产业要动迁的事交代给林强,让其在“不出大格的情况下,需要照顾时就给考虑考虑”。

  随后,林强又把此事交代给时任满融经济开发区副主任、拆迁领导小组负责人马英奎。林强向马英奎说了史海鹰与张东阳的关系,并交待“在国家政策范围内,能照顾就给照顾”。

  林强还向马英奎强调:在张东阳亲属的动迁问题上,“别人问起就说我跟你打过招呼;在国家政策范围内,能照顾就给照顾”。

  随后,史海鹰拜访了马英奎,称机械加工厂动迁的事“跟大领导打过招呼了”,言语间还承诺事后回报。马英奎心领神会,便安排征收办的高巨峰等人具体负责此事。

  “辽天运会鉴(2014)001号”等鉴定意见证明,史海鹰的机械加工厂、酒店等被鉴定补偿总额近1.2亿元。

  马英奎在接受调查时坦承,史海鹰的企业存在抢建、违建问题,“但我们还是给他补偿了”,原因就是“区长林强给我打过招呼,让我关照关照,这事必须办”。

  据法院调查,2012年4月以后,1亿多元人民币的补偿款打入了史海鹰在招商银行的账户。是时,张东阳正在竞争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一职,史海鹰恭维张东阳称,“大哥你应该研究了,你是咱们亲戚的‘大树’,你越高,我们借的光不就越大嘛”。张东阳则称:“我也正在研究争取,但是需要花不少钱。”

  2012年5月,史海鹰准备了200万元人民币现金,“用4个装水果的纸箱装好,给张东阳送过去”。一个多月后,两人再次碰面,史海鹰又给张东阳送了200万元人民币。

  2013年1月,张东阳升任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史海鹰又陆续送给张东阳70万元人民币和5万美元。

  法院调查表明,张东阳的妻子刘淑弘“一直看不上史海鹰打着张东阳的旗号或求我给他办事”。为了讨好刘淑弘,2012年秋,史海鹰带着100万元人民币现金到了刘淑弘的单位,说“给她拿点钱换辆车”,把装有100万元现金的纸箱放到刘淑弘的现代吉普车里。

  史海鹰称:“在动迁过程中,张东阳帮过我的忙,事后我也得了不少动迁补偿款,为此我挺感激张东阳的,送给刘淑弘的100万元就是冲着张东阳对我的帮助才送的,送给刘淑弘就等于是送给张东阳”。

  被拆迁人抢建违建,然后通过利益输送发动一些手握权力的人为之争取更大的利益。这一看似实现利益均沾的链条,因补偿款明显过高而引起了审计部门的关注。

  在签署酒店的拆迁协议书后,史海鹰迟迟未收到划拨的补偿款。2012年年底,史海鹰“怕出问题”,又采取了边送钱边吹风的方式,让张东阳动用关系催促补偿款尽快落实。

  国家开发银行辽宁省分行风险管理处处长周元浩称,2013年1月,张东阳曾给其打电话,询问为何没有支付酒店的补偿款。

  据蓝海经济区(2012年末,沈阳市编制委员会正式批准将沈阳长白岛管委会、满融经济区管委会合并为沈阳蓝海经济区管委会——记者注)常务副主任杨树等人证言,2013年4月其刚到任,史海鹰就找到他要补偿款,并打着“张东阳亲属”的旗号。杨树以“刚来,对情况不熟悉”为由,让史海鹰去找原来的负责人。

  史海鹰前脚刚走,张东阳的电话后脚就到。电话中,张东阳直言不讳地称史海鹰是其“舅舅家的表弟”,让杨树“帮助研究尽快解决”。杨树称,“国家现在正在审计,所有动迁项目一律不研究不上报,等审计之后再上报”。

  据多位相关人士证言,因酒店补偿额度太大,国家审计署介入了审查,补偿材料也被退回到满融经济开发区。

  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2013年10月,满融经济开发区多位干部,包括具体操作酒店拆迁补偿的马英奎等人先后被查,并有传言称史海鹰也在被调查,张东阳隐约感觉到了正慢慢向他收拢的法网。

  2013年11月,张东阳决定前往澳大利亚。由于担心电话被监听,临行前他与妻子刘淑弘约定,如果史海鹰被查,刘淑弘就在电话中用“大姐生病了”的暗号告诉他。

  在一次通话中,刘淑弘称“大姐生病了”。张东阳称:“当时我就知道史海鹰被抓了。”但张东阳还是回国了。刘淑弘到北京首都机场迎接时,张东阳“特别高兴”,他对妻子说,“特别害怕是纪委的人在机场等他”。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据媒体报道,2013年辽宁省纪委领导将反映“沈阳市满融经济区管委会有关人员涉嫌渎职,造成拆迁补偿款流失”的信访案件列入包案范畴督办。张东阳利用职务影响力帮助亲属违建房屋获得补偿款,分两次收受好处费500万元人民币的违纪违法事实及其他违规违纪行为最终被查实。

  东北大学文法学院讲师赵进华认为,张东阳的落马,直接原因是受表弟史海鹰的“连累”,若不是史海鹰套取征地补偿款东窗事发,张东阳可能还稳稳当当地坐在检察长的位置上。这再一次提醒,对各种各样的“亲情腐败”要提高警觉,严格约束身边的亲人。

  判决书显示,“连累”张东阳从“打黑英雄”到阶下囚的亲人,不止史海鹰一个。张东阳的爱人、姐姐,甚至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儿子在一系列的受贿过程中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据法院查明,刘淑弘驾驶的现代吉普车是张东阳任辽中县委书记期间,沈阳市大方实业有限公司经理、东北金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近海分公司负责人李伟为感谢张东阳帮其招揽绿化工程输送的。

  2013年5月,时任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张东阳带着老婆、儿子到沈阳其仕房地产有限公司参观,该公司董事长付继涛介绍了公司项目后,提出“将来我或者公司要是在检察院或者法院、公安有什么案件的话请多关照”。张东阳答应帮忙。紧接着提出让刚从美国学经济回国的儿子跟着付继涛学做生意。次月,付继涛指使妻子向刘淑弘送了300万元人民币现金,这笔钱后来被存入张东阳姐姐的银行账户。

  在张东阳收受的贿赂中,有多笔是其规避法律、利用影响力“请托斡旋受贿”。赵进华分析称,“斡旋受贿”和一般受贿有所区别。一般的受贿案件普遍为如下犯罪链:允诺给予帮助-收钱-实施帮助。“斡旋受贿”则是本人不直接出面,而是通过其影响力,让其他国家工作人员施与帮助和关照。

  赵进华分析,张东阳担任辽中县委书记时是党委部门的干部,按理说政府的事不在他职权范围内。但由于“一把手”的权力缺乏边界设定,让张东阳敢于利用自己职务的影响力委托其他干部为其谋私,“于是我们看到,张东阳打个招呼,就有那么多人动起来运作,可以带来那么多利益。”(本报记者 王晨 通讯员 门开阔)

  习三农三字经李克强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贪官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书记

本文链接:http://makanshahr.com/zhangdongyang/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