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张俊雄 >

官员“下海”至高速公司上班 年薪最高近百万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张俊雄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月12日,新京报刊发报道称,按照年报里公布的数据计算,上市公司山东高速职工的平均年薪约13万元。

  此后不久,一位高速公路公司的基层员工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他的月薪仅有两三千元;“年薪13万元”一说,不符合他的实际情况和感受。“年薪13万是怎样的平均?某些高管是不是拿了天价薪酬?”1月15日,央视《第一时间》节目引用网友的评论发问。

  为此,新京报记者统计了A股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高管薪酬。数据显示,薪水最高的高管,年薪为96万元。有趣的是,几乎所有的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董事长,曾经有过官员或体制内的任职经历。

  据2013年报,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为“董监高”支付了8796万元的报酬。

  目前,沪深两市中,以收取高速公路过路过桥费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共有19家。这些公司的业绩,多数年份里都是“红红火火”。

  而率领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连年大捷”的高管们,从中也获得了不菲的回报。新京报记者根据2013年的年报统计,当年,19家公司共向其董事、监事和高管团队支付了8796万元的报酬。

  其中,高管薪酬支出规模最大的,当属深高速。这家由深圳市国资委实际控制的公司,2013年向22名董监高共计支付报酬886.2万元。

  紧随其后的为吉林高速。2013年,24位在职及离职的董监高,共从吉林高速获得报酬744万元。19家公司中,支出金额最少的为福建高速。2013年,其共向24位董监高支付报酬230万元,相当于深高速的四分之一。

  具体到董事长来看,2013年在职的19位高速公路董事长,累计共从上市公司获得报酬758.97万元。折算下来,每位董事长平均约40万元。

  薪酬最高的前三位董事长,分别是深高速的杨海、吉林高速的韩增义、重庆路桥的江津。2013年,三人从上市公司获得的年薪分别是95.9万元、86.74万元和82万元。

  此外,还有四位分文不取的“雷锋董事长”。年报显示,2013年,宁沪高速的杨根林、四川成渝的周黎明、山东高速的孙亮以及东莞控股的尹锦容,均未从上市公司收取薪酬。

  总经理薪酬方面,同样是来自深高速的吴亚德“拔得头筹”。他在2013年的年薪为96万元。重庆路桥的陈志勇,则以600元之差名列第二。

  部分公司的监事会主席,也算得上是“高薪职位”。以四川成渝为例,监事会主席冯兵2013年的报酬为40.76万元;龙江交通则在2013年向其监事会主席刘玉生支付报酬48.59万元;中原高速监事会主席吕少峰的年薪为40.42万元。

  郑海军的情况稍显特殊。2013年,他一人在三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担任职务,分别是华北高速董事长、龙江交通副董事长以及山东高速副董事长。他从三家公司获得的薪酬总额为19.28万元。

  比如,“栖息”三家公司的郑海军,曾任职过交通部办公厅。同样,曾为安徽省委副秘书长的周仁强,2013年为皖通高速董事长。

  此外,还有多位董事长,系省级交通厅出身。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他们此前在交通厅的职务,多在处级以上。

  以楚天高速的肖跃文为例,2010年调任楚天高速前,他在湖北省交通厅工作了19年,官至交通厅外事处处长;而五洲交通现任董事长何国纯,2008年之前担任过广西交通厅财务处处长。

  有交通厅背景的各人之中,中原高速的金雷,此前的官职最小。2009年前,他是河南省交通厅工程处的副处长。而宁沪高速的杨根林,则在仕途走得最远。杨一度官拜江苏省交通厅副厅长。

  如果说一些出身交通系统的官员,前往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任职,尚算是“专业对口”的话,那还有多人属于“跨界”。如湖南投资的张玉玺,先前历任过镇委书记、长沙市天心区常务副区长、长沙市安监局副局长等。

  海南高速的温国明,此前曾担任过洛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皖通高速的周仁强,则是从安徽省委副秘书长的职务上调任。

  现代投资董事长宋伟杰的简历则显示,赴任上市公司前,他曾任湖南省政府“主要领导的专职秘书”。

  董事长的官方背景,与上市高速公路的性质有关。目前,除重庆路桥外,其余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地方政府。

  比如,四川成渝的实际控制人为四川省国资委;赣粤高速由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实际控制;河南省政府则是中原高速的实际控制人。

  这样的体制和背景下,一些原本拿固定工资的官员,“摇身一变”成了年薪几十万的高速公路公司高管。

  虽然中央对党政领导干部到企业兼职(任职)有明确规定,但仍有部分官员或前官员在企业独董职位“按兵不动”。

  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董监高名单中,独立董事这个群体也值得关注。早前,A股上市公司的独董,曾被批评为“不独也不懂”。

  与其他A股公司类似,高校学者、律师和财务从业人员等,是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独董的主力军。大略统计,他们从上市公司领取的薪酬算不上夸张,其中,最高的为10.8万元;还有部分独董没有薪酬。

  其中,一群特殊的独董略显突兀。在现代投资2013年的年报中,两位独董李安与江水波的薪水,均为6万元。

  简历显示,现年61岁的江水波,此前曾是湖南省财政厅的副厅长;而68岁的李安,曾担任过湖南省交通厅的厅长。后者因在2007年凤凰桥垮塌事故中被记大过,被市场称作“问题独董”。

  2013年年报中,华北高速的独董名单里,时年65岁的刘克增和王水,此前分别担任过天津市财政局副局级巡视员和安徽省交通厅副厅长。2013年,两人从上市公司各自领取了7.14万元的收入。

  现年71岁的孙会璧,是A股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中年龄最长的独董。这位原四川省计委能源处处长,每年可从四川成渝领取到6万元的薪酬。

  四川成渝的监事会主席冯兵,原是四川省交通运输厅综合规划处的处长。他在每年从四川成渝领取40.76万元报酬的同时,还担任了吉林高速的独董。后一份工作每年可为他带来8.57万元的收入。

  2013年底,中央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要求“现职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任职)”,“对退(离)休的党政干部到企业兼职(任职)必须从严把握”。

  受此影响,一些在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任独董的官员或前官员,开始离职。2014年7月,张全林和王恩祥辞去了中原高速的独董。两人退休前,一个是河南省交通厅副厅长,另一个则是河南省交通厅财务处处长。

  但目前,仍有部分官员或前官员,对其在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独董职位,“按兵不动”。

本文链接:http://makanshahr.com/zhangjunxiong/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