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战术篇 >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前的朝鲜战争是什么样的

归档日期:08-22       文本归类:战术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50年6月26日,金日成打的韩国,顺利打到洛东江附近,快到釜山了,结果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了,包饺子了朝鲜人民军。被美军俘虏大约14万以上人民军部队,几乎%80以上部队损失了。最可恨是金日成先打南朝鲜,失败了亡国灭种了,才来找志愿军救命啊。

  朝鲜人民军:名义上是在金日成的抗日游击队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但实际上原来金日成的游击队员占的比例很小,主要是中国和苏联的朝鲜族人回国组成的。这使得年轻(最早的第一师组建于1947年3月,而3年多之后朝鲜战争就爆发了)的人民军拥有了相当强的战斗力,既有来自解放军的英勇顽强、机智灵活的步兵,又有从苏联归国的有着现代化作战经验的技术兵种,尤其是装甲兵。

  到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以前为止,朝鲜人民军共有10个步兵师又两个独立团,一个装甲旅又一个独立装甲团,一些其他技术兵部队,此外还有5个战斗力也很强的警备旅(战争开始后,在这些旅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些新的师)。共有13.5万人,150辆T34坦克(其中有30辆为T34-85),600门火炮,196架飞机。

  人民军的10个师为第1、2、3、4、5、6、7、10、13、15师。前7个师为满员师,也是担任进攻的部队。其中第5、6师就是解放军4野的55军164师、56军166师改编的,第7师由4野139、140、141、156师朝鲜族战士组成,第10、13师也是主要由原4野部队组成。第1、4师各有一个团为原解放军部队,其他各师也有相当数量的原解放军战士。

  而这些部队的指挥员也有很多来自中国。在后来的朝鲜战争中,我们不时可以看到解放军大胆穿插迂回的战法和英勇顽强的作风。

  从苏联回国的人员在人民军中也有相当比例。人民军的指挥员除来自中国的以外,主要来自苏联。装甲部队的人员更是如此,有的人已经是居住在苏联的第2代朝鲜族人了,甚至不会说朝语。他们的回国使人民军的现代化程度大大提高了,在以后的战场上,

  南朝鲜军:由1946年1月创建的朝鲜警察队发展而成,其骨干力量为原日伪军成员,也有出自伪满洲国的军官。编有8个师,其中4个师防御3 8线正面,其他部队主要在清剿游击队。其总兵力为9?8万人,27辆装甲车,89门火炮,32架飞机。

  南朝鲜军不仅装备低劣,士气也十分低落。曾经多次发生过集体起义,投奔人民军的事件。(如丽水叛乱)。军队十分陈旧,大部分军官连坦克都没有见过,炮兵也很弱,一个南朝鲜师的火力据估计只有人民军的10%。(每分钟弹药发射量)

  美军:远东美军的主力为第8集团军,后来又增加了第10军。在志愿军入朝前先后投入的兵力有:骑1师、2、7、24、25师、陆战1师,并有英军,土耳其军,加拿大军支援。

  总兵力在25万人以上,并有远东空军的1000多架飞机,远东舰队,第7舰队支援。第8集团军是原来巴顿的部队,在美军中堪称精锐。陆战1师等部队在太平洋战争中也屡立战功。再加上强大的海空军,美军不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在装备上都远远超过人民军,虽然人民军英勇奋战,以劣势兵力反复进攻,终于还是因为实力相差太远而败下阵来。

  因此,总的兵力对比是朝鲜人民军要远远超过南朝鲜军,但美军一介入,力量对比就会逆转过来。人民军要取得胜利,唯一希望就是打一场速决战,抢在美军大规模介入之前解放占领南部各港口。但人民军并没有作好与美军作战的准备,前进的速度不够,陷入了美军以空间换取时间的圈套,在已经解放南部90%的领土的情况下,功败垂成。 应当指出的是,人民军失败的原因主要还是实力不足,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其实并没有吹的那么玄,即使没有仁川登陆,人民军也是要坚持不下去的。而人民军也估计过美军可能会在仁川登陆,但兵力实在紧张,抽不出来。只好打算加紧突击洛东江防线,只要能抢先突破,即使美军登陆也不要紧。但美军实在太多,于是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1950年6月25日,一个星期天的早晨,38线上突然枪炮声大作,朝鲜战争爆发了。是谁先打的第一枪至今众说纷纭,双方都指责对方挑起战争。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朝鲜战争爆发时,人民军完全是攻势配置,而南朝鲜军只有一半多一点的部队驻防38线正面,这无论如何也不适于一场进攻。当然,也不能断言就一定不会是南朝鲜军进行挑衅让人民军给撞上了。因为26日早晨,南朝鲜曾经发布过南朝鲜军一部从38线公里并占领海州的战报,这与朝鲜人民军的说法有一致之处。当然,朝鲜战争属于内战,并不见得先开枪就是非正义。这里讨论一下,是因为这个问题一直比较受关注。

  人民军以第一军的第1、3、4、6师在105装甲旅的120辆T34的掩护下,向汉城发起向心突击,拟于汉城地域围歼南朝鲜军主力;以第二军的第2、7师在独立坦克团的30辆坦克掩护下,突破东线的春川正面,迂回切断汉城方向南朝鲜军退路或者向大邱、大田方向作进行大纵深突破;以第2 军第5师在游击队的支援下沿东海岸前进,占领各港口。

  汉城方向:人民军第1、6师突击开城正面的南1师。解放军出身的人民军6师(即原解放军166师)师长方虎山少将指挥部队大胆穿插,悄悄修好跨越38线的铁路,以一个团兵力乘火车直接冲入开城车站,南朝鲜军顿时溃不成军。25日上午9:30,人民军占领开城,全歼南1师12团。人1师则在2 03坦克团40辆T34的掩护下经过一天激战突破南13团的防御,进抵临津江北岸。26日,人民军尾随败退的南朝鲜军在行进间夺取了临津江大桥,准备爆破的南朝鲜工兵甚至来不及按按钮。通向汉城的道路敞开了。

  人民军第3、4师在2个坦克团(各40辆T34)的掩护下,冲击议政府走廊的南7师。在T34面前南朝鲜军无计可施,只得仓皇败退。25日当天,人民军在东豆川里和抱川里两条公路上都突进10公里左右。25日夜,南7师集中兵力对东豆川里的人4师发起反击,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但同时在抱川公路上却空门大开。人3师乘机于26日晨占领了抱川,合围了南7师。至此,议政府方向南朝鲜军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27日,人民军第一军的4个师沿公路直扑汉城。南朝鲜军先后将第2、3、5、7、首都师投入战斗,但均被人民军击溃。28日凌晨,南朝鲜军悍然炸毁了挤满难民和溃军的汉江桥。(大概是被人民军飞夺临津江桥的胜利吓破胆了吧)难民、军队、车辆和桥梁一起飞上了天,大约有500-800人被炸死。南朝鲜军主力也没来得及撤退。

  28日下午,人民军攻占汉城。受到汉城市民的热烈欢迎,有48名南朝鲜议员留在汉城,加入了人民政府。

  春川方向:人7师在独立坦克团30辆T-34的支援下迅速突入敌防御达25公里,但由于人2师遇到了南6师的坚强防御,陷入苦战,第2军命令人7 师回师支援2师,直到27 日晚才占领春川。大迂回的计划落空了。

  29日,第一次战役:汉城战役结束。人民军在汉城地域歼灭了南朝鲜军主力,解放了首都汉城,据南朝鲜统计,至28日,9.8万人的南朝鲜军仍然在陆军部掌握下的只剩下了2.2万人。(人民军的统计歼敌数要少一些,因为有许多南朝鲜军逃入了山里)而,美方更干脆,他们宣布南朝鲜军作为一个整体已经不复存在了。战果看起来很辉煌,但是却隐藏着危机。从人民军的战役布置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作好与美军作战的思想准备,仍然以南朝鲜军为主要敌人。因此将主力部署于汉城方向,认为战争关键在于歼灭南朝鲜军主力于汉城地域,而没有把直扑釜山,切断美军增援作为主要任务。人民军的拳头:装甲部队80%用于支援攻击汉城的第一军,只有20%支援准备纵深突破的第2军,而第2军也没有很好的使用这支力量,人7师本来已经达成突破,而且南朝鲜军后方空虚,正是长驱直入的大好机会,但却被召回支援2师,这严重违反了军事法则,要是朱可夫在一定要给气死了。如果人民军将第一军和第2军任务换一下,第2军钳制汉城南朝鲜军主 力,第一军直扑釜山。以南朝鲜军的能力很难有所作为,而美军又尚未赶到,则朝鲜战争完全可能是另一种结局。汉城战役人民军赢得了胜利,但是损失了时间。当然,这一切与人民军统帅部的预计是相同的在汉城歼灭了南朝鲜军主力与南朝鲜的战争已经胜利了。

  第二次战役--平泽,安城战役汉城战役结束后,人民军遂准备进行第二次战役,突破汉江,沿永登浦--水原--平泽轴线前出至平泽,安城地区,全歼剩余南朝鲜军主力。

  6月30日凌晨,人3师开始强渡汉江。由于大桥被炸,而人民军又没有足够的渡河器材,坦克等重武器无法渡过。人民军步兵由于火力不足,突破不了南朝鲜军防御,结果浪费了整整3天的宝贵时间。直到7月3日,在修复了大桥,4辆T-34参战之后才击溃了敌人,占领永登浦,完成了对汉江防线的突破。然而就是在这段时间中,美国作出了出兵的决定,作为先头部队的美24师于3日傍晚在朝鲜登陆。7月4日,人民军开始向水原进攻。早已吓破胆的美军顾问6月30日就烧毁水原机场南逃,人民军轻取水原。5日,人民军开始向平泽前进。在路上遇到了美军史密斯特遣队--美24师营战斗队。在人民军T-34坦克的冲击下,美军也束手无策。美军曾用60火箭筒对一辆T-34连发22发火箭弹,毫无作用。美军顿时军心大乱,在坦克突入后方,人民军步兵又两翼包抄的情况下,史密斯中校下令撤退。由于是在白天,人民军乘机攻击,美军立刻溃不成军。败兵向后续的美军报告史密斯特遣队已经全军覆没了。(实际上是溃散)

  得知史密斯特遣队全军覆没的消息后,防御平泽的美24师34团被吓坏了。6日,人民军刚刚开始进攻,美军就放弃了平泽和安城。人民军轻而易举的完成了战役任务。

  第二次战役人民军虽然仍然是大获全胜,但在胜利中却隐藏着危机--美军已经介入了。

  而在渡过汉江的战斗中人民军又失去了3天时间,第二军的突破落空了,主力只好沿西线推进,全线已经有形成平推的危险。而美军每天仅在釜山港就有10000多吨货物卸载。美军空军也开始取得了制空权。这一切都预示着,困难就要到来了。

  7月7日,平泽,安城战役结束后,人民军第3,4师在坦克部队的掩护下开始向大田方向前进。在7日和8日的战斗中,击溃了美24师34团。团长马丁上校在拿着60火箭筒打坦克时被坦克炮击中身亡。人民军占领交通要地天安,沿天安-全义-乌致院公路向大田方向前进。

  美24师师长迪安拟以主力沿该公路阻滞人民军,第一道防线在乌致院,扼守车岭山脉,第二道防线沿锦江展开,以掩护大田。并将新赶到的一批M24坦克投入车岭山脉的防御。

  9日下午,人民军开始了对车岭防线的冲击。美军利用空中优势对人民军,尤其是坦克部队狂轰滥炸,造成了很大伤亡。但美军飞机一走,人民军立刻又发起猛攻。

  10日,人民军突破了全义的美21团1营防御;11日清晨,人民军步兵在浓雾的掩护下穿插到美军后方,美21团3营彻底溃散。美军M24坦克的反突击在人民军T34的面前也显得那么无力,参加车岭防御的8辆M24只击伤了一辆T34,自己却被消灭了7辆。12日,人民军占领乌致院,前锋直抵锦江。

  南朝鲜军利用小白山脉的有利地形阻滞了人民军的进攻。中央突破的计划失败了,全线形成了平推。在时间就是胜利的情况下,这对人民军极为不利。7月10日,第2军军长易人,由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金武亭中将担任军长,希望能够加速前进。

  美军继续增兵,7月10-15日,美25师抵达朝鲜。美骑1师也将于18日登陆。敖??面对严峻的形势,人民军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组建前线司令部,以金策上将为司令员,统一指挥第1,2军;在警备旅的基础上新组建了第7,8,9,10师(原第7师已改称第12师)并决定发起第3次战役:大田战役,拟于大田地区歼灭敌军主力。为了达到目的,人民军将预备队的第13,15师投入中线师投入占领天安后打开的群山-全州-顺天-晋州-釜山公路。同时动用了大批敌后游击队。大战即将展开。

  车岭防线被突破后,美军被迫放弃了以锦江为不撤退线的计划,但为了掩护后续部队登陆,仍然决定坚守锦江--大田一段时间。迪安将军决定以3 4团和19团分别防御锦江防线的公州正面与大坪里正面,被击溃的21团集结于大田,作为预备队。

  13日,人民军第4师主力在公州北岸集结。14日拂晓开始进行炮火准备,步兵随即开始渡河。由于船只很少,美军开始对人民军还有点不屑一顾的样子,直到大约一个营的人民军渡过之后才慌了起来。曾经在平泽和天安就擅自退却的L连这次又临阵脱逃了。人民军乘机向纵深发展,以猛烈的突击几乎全歼了美63野战炮兵营。美军的反冲击也遭到了失败。战至傍晚,美34团全线撤退,公州正面被突破。

  公州正面突破后,大坪里的美19团左翼就暴露无遗了。人民军迅速向其侧后穿插。并以声东击西的战术于16日凌晨在芙江里和松院里偷渡锦江。当日上午,人民军穿插部队占领了凤岩里,切断了美19团的退路。美军集中重兵企图突围,人民军占据了公路旁的高地,美军难以仰攻。而只要一辆汽车被击毁,整个道路就被堵塞了。这一切与志愿军的三所里,龙源里阻击战极为相似,只不过规模要小一些而已。经过一天激战,美19团全军溃散。锦江防线彻底崩溃。

  美军又匆匆改变计划,全线团一营守卫京釜公路(正面),19团2营守卫论山公路(左翼),L连的一个排守卫清洲公路(右翼),34团3营为预备队。

  第二师从清州也开始了行动。人民军从论山和公州公路向大田合击,并对大田飞机场和炮兵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当晚,相当数量的人民军从美34团一营和19团2营之间渗透过去,向大田东南方迂回。

  20日凌晨,人民军队再次发起了猛攻。4时许,人民军突破美34团1营阵地该营放弃了阵地撤走。而人民军利用缴获的电台向美24师师部报告该营仍在坚守,美军被蒙在了鼓里。战至20日上午,美19团2营也支持不住了,便跟着34团1营一起撤到了大田南方的宝文山。这样一来,主要守卫大田的两个营都撤走了,而留在城里的美24师师部却一无所知。

  当大田美军发现自己被合围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人民军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发起攻击,美军彻底崩溃。美24师师长迪安在山里转悠了36天之后被人民军俘虏。至此,大田战役胜利结束。从史密斯支队与人民军接触到大田战役结束,负责阻滞行动的美24师已经损失过半,据美方统计损失了7305 人。

  在大田与美24师鏖战了12天,这期间美25师,骑一师先后登陆。南朝鲜军在釜山每天一万多吨物资的支援下也缓过了气来,在中线与人民军第二军打成了僵局,使人民军的进攻变成了平推。到7月底,南朝鲜军兵力恢复到了85000人,加上约4万美军,总兵力已经超过了前线的人民军。而且美军的增援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

  不仅如此,人民军突破的尖刀--坦克部队也开始磨钝了。随着反坦克榴弹,89毫米火箭筒,以及后来运到的M26重型坦克的到来,T34不再是无坚不摧了。在大田战役中,人民军损失了15辆以上的坦克,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到7月底,人民军只剩下了约80辆坦克。而这次战役的胜利也主要靠得是步兵的穿插而不再是T34的突破了。

  综上所述,从大田战役开始,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质的变化。人民军取胜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虽然由于具有高昂的斗志和顽强的精神,人民军此后又取得了一些胜利,但终究会有寡不敌众的一天的到来。

  大田战役结束后,人民军很快制定了第4次战役计划:击溃永同,咸昌,安东地区敌军,突破小白山脉,前出至洛东江,并争取在行进间渡过该江。金日成亲临前线,针对坦克部队的突击力大大削弱,美军空中优势明显的情况,要求部队改变单一的进攻方式,多穿插,多迂回,多夜战,加强诸兵种的协同作战。

  当时的情况是:美骑1师守永同,美25师守尚州,在他们的右翼,南朝鲜军守备小白山脉各山口,左翼则是一个由于大田失守而产生的巨大缺口,有大约100公里宽,直到西海岸。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只得将已经半身不遂的美24师晋州--居昌一线,掩护左翼。

  人民军以最精锐的第4,6师投入美军左翼的缺口,长驱南进。其余各师攻击中线和右翼敌军,以突破小白山脉。

  东线的人民军积极采取渗透,迂回等方式向敌侧后穿插。而有过多次痛苦经验的美军对此特别敏感,一但发现后方出现人民军就纷纷撤退。人民军就是用这种战术于7月25日攻克永同,31日攻克尚州。美军的士气几乎降到了最低点。由黑人组成的美24团尤其突出。21日,该团3营擅自放弃醴泉,并报告说是被敌人击退的,但前往调查的团长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们曾交过战。22日,负责反冲击的2营在路上突然受到机枪和迫击炮的射击,顿时溃退,直到南朝鲜17团赶来发起进攻,才发现只不过是几十个游击队员。26日3营又莫名其妙的发生恐慌,全营溃逃。后来美军没办法,只得将一个白人营放在2团后面看着。(到后来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中使整个美军黑人工兵连投降,开创了美军成建制投降的例子后,美军终于痛下决心,让黑人与白人混编,又取消了一项种族歧视政策。美国黑人可谓因祸得福啊)南朝鲜军也是如此。7月22日,在防卫颖川的战斗中,美军为防南朝鲜军逃走,特地派了一个加强连作为南6师的支柱。结果第二天早上他们才发现周围的南朝鲜军全消失了,自己已经落入了人民军的包围。

  到7月底,人民军基本上越过了小白山脉,但也付出了极大的伤亡。主要是由于美军的炮火和空袭太过猛烈。1,2,12,15师都已经打残了,3,4,5师只剩下大约一半的兵力。其中12师仅因空袭就伤亡达600人。而且,美军的撤退主要是因为恐慌和担心后路被切断,兵力损失并不大。因此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在西线师实施了被称为朝鲜战争中最成功的机动的大迂回。人4师攻击安义和居昌的美24师,同时掩护人6师的南下。而前身是4野166师,并曾在攻击开城的战斗中立下奇功的人6师则大举南下,如入无人之境。该师从7月13日通过礼山开始南下。很快占领群山港,20日攻占全州,23日进入光州,接着兵分几路,拿下了木浦,宝城,顺天,丽水等港口,前出至对马海峡。25日,该师在顺天集结,准备向东方140公里的釜山前进。

  140公里,似乎已经并不是一个多么遥远的距离。而对美军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数字。因为,原来驻扎在日本的部队能抽调的基本上都已经抽调完了。再要增援就得依靠从本土来的部队,而这些部队一时还无法赶到。按计划,7月31日从夏威夷来的第5团战斗群,美2师9团才能到达釜山。在之后的1周里,美第一陆战旅,23团和4个坦克营将陆续赶到。问题是,如果人民军在这之前拿下釜山怎么办。

  沃克几乎急疯了,将一切能动用的部队全部调往西线团在釜山一上岸还没来得及试射火炮,校正武器就被派往前线师攻克的河东进行反冲击。该团3营于27日上午糊里糊涂的走到河东山口时,突然遭到从3个方向高地上发起的攻击(八路军的惯用战术,沃克没有好好研究平型关真是失策)。经过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美军全营溃散。尤其在通过一条无名小河时伤亡特别惨重,河只有7米宽,但有2米深,而且水流很急。人民军的机枪火力封锁了唯一的桥,许多美军在桥头被打死,而试图游过河的几乎都被淹死。该营有352人死亡或失踪,52人负伤,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与此同时,人4师合围并全歼了守安义的美24师部队。29日凌晨,人4师开始围攻居昌。战斗刚打响,人民军游击队员渗透到美军炮兵阵地附近用英语喊了声想要命的快跑。美军炮兵连同护卫的步兵一起立刻掉头就跑。其它部队也跟着发生了混乱,全线崩溃。人民军乘势攻克居昌。

  胜利似乎已经在招手了。然而,正是在这一天,美军本土2个团的增援部队在釜山登陆,并与从东线团一起投入到马山正面。其兵力远远超过了进攻的人民军。8月1日,美军全线总撤退,退守釜山防御圈。行进间攻克釜山的计划落空了,人民军不得不停下来准备强攻。在与时间的赛跑中,人民军失败了。

  人民军赛跑失败的原因在美国人看来是因为人6师分兵占领木浦,宝城,顺天,丽水等港口,浪费了2天时间。但实际上这是美军被打怕了,太过高估了人民军的实力。南下的人4,6两个师加在一起兵力不到15000人,相当于美军一个师。而且处于无后方的境地,后勤跟不上,部队连饭都吃不饱,非战斗减员严重。即使人民军冲到了釜山。在美军海陆空的联合反扑下也不可能站住脚。

  人民军赛跑的失败,在大田战役后仅派两个师沿西线南下时,在中线第二军与敌军打成僵局,无法突破时,甚至早在战前制定作战计划,将主要敌人当成南朝鲜军,主要目标在汉城歼灭南军主力,而不是实施中央突破,直扑釜山时就已经决定了。

  从8月5日开始,人民军对釜山防御圈开始了进攻。此时,人民军各部刚刚前出到釜山防御圈正面,没有休整就直接投入了战斗,企图一鼓作气取得胜利。因此这次攻势被认为是第4 次战役的一个阶段,又称八月攻势。

  人民军仍然士气高涨的猛攻,但力量对比却已悄然扭转。到7月底,入朝美军已经有4个师55000人,加上83000名南朝鲜军,总兵力达138000。而与此同时,前线的人民军各师兵力却只有不足70000人,仅为敌军的一半,坦克部队也已经消耗殆尽,后勤跟不上, 部队普遍吃不饱饭,幸亏部队的骨干都是4野久经沙场的老兵,才使部队保持了高昂的斗志。以12师(原7师)为例,开战时12000 人的部队八月攻势之后只剩下了1500人,但仍没有一个逃兵!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军仍然在不停的往前压,美军却只能死守釜山防御圈,还好几次都给弄得险象环生。双方似乎都相信人民军要比美军兵力强得多。这固然显示出人民军英勇顽强的意志,但也注定了这只能导致白白的牺牲。

  人民军八月攻势的中心是首先拿下大邱,为此集中了第1,3,4,10,13,15六个师的兵力向大邱突击,第6师向马山前进,第8师进攻永川,第5,12师沿东海岸进攻浦项港。而美军此时也在准备反突击,拟以美25师,陆战1旅,5团,29团和南朝鲜军一部,共24000多人,100多辆坦克,发起基恩作战,进攻仅6000 人的人6师。双方力量对比:人员4:1;坦克和火炮5:1。

  8月5日开始,人1,4,5,13师开始强渡洛东江。与美骑1师,美24师全线日,人民军在洛东江突出部夺得登陆场,向大邱前进。美,南军不停的实施反冲击,洛东江突出部成为一片火海。

  8月7日,基恩作战开始了,正好与人6师的攻势不期而遇。双方发生大规模遭遇战,人民军强大的攻势一度让美军弄不清到底是谁在进攻谁。然而,经过一天的激战,美军兵力的优势还是显示了出来,人民军顶不住了。人6师果断采取了放开大路,退守两厢 的战法,以一部沿晋州--马山公路且战且退,主力则进入公路两旁的大山中,伺机出击。(简直就跟反扫荡一个样嘛)美军在人民军的夹道欢迎中总算还是前进了,但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直到8月11日到达指定目标--晋州山口为止,始终没有与人6师主力决战。8月12日凌晨1时,人民军突然对凤岩里峡谷的美炮兵部队发起攻击。经过一夜战斗,美军第90,555野战炮兵营被全歼,159野战炮兵营也被重创。

  美国人后来称这个峡谷为炮兵的坟墓。同日,陆战1旅也遭到了人民军伏击。凤岩里的惨败使美国人明白基恩作战大概再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正好洛东江突出部又吃紧,美军只得下令停止基恩作战,部队撤回出发地域。将主力投入洛东江突出部。基恩作战就这样破产了。

  此时,洛东江突出部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紧急的关头。由于美军已经构筑了绵亘的战线,过去的拿手好戏--穿插,迂回都用不上了。只能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在付出了极大牺牲之后,人民军击退了美骑1师,美24师,南1师的部队,形成了对大邱合围之势。8月14日,人民军5个师开始了对大邱的向心突击。美军集中了所有预备队进行反攻。8月15日,美24师被激烈的战斗熬垮了,转入防御。16日,美军以98架B-29进行了地毯式轰炸,但人民军仍然攻势不减。(据人民军称这次轰炸只炸死了两只鸡)17日,美军孤注一掷将从基恩作战中撤下来的陆战1旅等部队投入进攻。

  18日,大邱第一次落下了人民军的炮弹。南朝鲜政府迁至釜山。然而,就是在这一天,人民军终于撑不下去了,于19日开始撤回洛东江西岸。在洛东江突出部的战斗中,人民军第3 ,4,10,12师都几乎拼光了,只剩下2000-3000人。

  第4次战役是人民军最后一次胜利,而作为该战役最后阶段的八月攻势则是人民军的第一次失败。

本文链接:http://makanshahr.com/zhanshupian/490.html